主頁 瑞士 徒步珠峰大本營 – 行前大考驗
徒步珠峰大本營 – 行前大考驗
  • 12 Oct 2018
  • 已經有637人瀏覽 , 0人收藏此頁

img_0851

徒步路線的起點是在Lukla,最快的方法由加德滿都搭小飛機到達,不到一個小時便到達,但前提是能夠順利起飛。除了小飛機,直升機是另一選擇,通常直升機較易起飛降低,當然也是看天氣。小飛機可乘十八名乘客,直升機則五至六人。

img_3647

出發的早上,縱使前一晚受盡行李斷捨離遊戲折騰,我們還是滿懷信心的想立刻開展行程,精神奕奕地到達機場,就像小學生去秋季旅行一樣,既睡不好又是興奮期盼,殊不知真正的折騰才要開始。

我們問嚮導班機時間,他說不一定只要跟著他便可,這回應似是而非,但畢竟在尼泊爾沒有規矩就是規矩,所以我們也所以我們絲毫不敢鬆懈靜待他發號施令。在早上八時,終於等到衝往登機閘門的一刻,小跑著上接駁巴士,出了停機坪,正以為可以登機的時候,我們被告知要等十分鐘,因為Lukla機場有雲可能下降不能,這十分鐘一等便是一小時,然後我們像退貨一樣被送回侯機廳,接著便是更漫長的等待。

時間一分一秒過,顯示屏上滯留班機由一班兩班變成所有都是紅色」delayed」,本來心平氣和地看書食三文治的我不禁也心急起來。嚮導說按經驗要等到下午五時才真正的沒有希望,我們也可以選擇搭直升機,只是要額外付300美元。300美元說很多不是,但卻是臨界點,用來測試有多想出發的決心剛剛好,在團隊中也有人猶豫了,但是我和朋友太想出發,實在是太想太想,300就300。錢是一個問題,衝破這關口後便是另一問題,有沒有直升機,再來便是直升機要湊人數,這許多的問題我們有辦法解決嗎?

我們團體連嚮導七人,要併兩台直升機十二人,先有一位剛好坐在旁邊的單獨旅遊的德國男生加入了。還差四個,這併機的任務默認似的落在我和朋友身上,大抵是我們太想出發,也顯得份外積極。我很高興我是兩文三語的香港人,在這機場遊走問遍所有看似滯留的旅客,終於找到了三位國內朋友,他們加上嚮導是剛好四人。解決了第一個問題,再來便是」併直升機的團中不可以包括尼泊爾人」的問題,因為尼泊爾人的收費跟遊客不同,直升機公司為了賺多點錢是不會接受尼泊爾人登機,幸好這幾位朋友爽快願意為嚮導付多餘的費用,併團總算是成功了。

當天真的我們以為可以出發時,嚮導卻說我們要等,因為現在要跟其他人爭直升機。我們的嚮導神情嚴肅地一直打電話,雖然甚少向我們交代,也不保證能否搶到直升機,但我相信他在努力。在等的過程中,有很多人搭訕,有些已經找到直升機,有些打定輸數。其中,有人向我們潑冷水說併得到也不能飛,有人開玩笑說 “併車我聽得多,併直升機我第一回」,有人嫌我們搞亂檔說 “我們已經決定明天才去了,就別摻和了」…

也許漫長的等待太磨滅意志,最先加入的德國熱心男居然也說想放棄,當時我們深信可以有兩台六人直升機少他不可,所以我和朋友勸他留下,殊不知後來卻變成我們對不起他的慘景。

img_3670

等到下午四時,嚮導說我們可以飛,請預備好錢,付款便上直升機。當我們興奮地立馬向其他團友報告時,他們居然一副漠不關心的樣子說 “其實我們可以明早再來」 “也許明天會好天」 “我覺得三百美元太貴,我們最多出兩百」。也許他們有很長的假期,也許他們天真的相信明天天氣就好,也許他們不想付300美金,但大家不是已經共識好300美金可以接受嗎?我實在氣,氣得不禁用廣東話罵髒話,卻又連忙轉英語台解釋明天有明天的問題,明天我們只會是waiting list,一日復一日,旅客滯留人數增加,大家都是沒辦法出發的。氣急敗壞地解釋了一輪,終於大家都同意。

進入最後階段是付款,卻在此時我們才發現,嚮導找來的不是兩台六人直升機,而是一台五人一台六人,即是單人的德國熱心男要離開,這讓我們大受打擊。發現的一刻,我難過得眼淚湧出,因為愧疚於我們求他留下,愧疚自己無法協助。倒是他的心臟頗為強大的,沒多說什麼,和我們道別後便默默離開機場。後來在上山的路上也再沒碰見他,可能是延誤了幾天才能出發吧。

img_3697

img_0843

在機場由七時多等到下午五時,我們終於踏上直升機,看著直升機外的風景,今日出發的情景,是如此深刻的一幕。直升機航行時還下雨,雨水打著窗口,我一直屏息靜觀,心中忐忑擔心Lukla機場的情況,又擔心天氣轉壞天色變暗,直至機長回過頭來給我們一個OK的手勢,我才心定下來,然後便看到傳說中最危險的Lukla機場跑道了。我真的不誇張,從這條跑道我看見了希望,旅程終於得以展開。

img_4500

Facebook: Be a Travelholic Instagram: @travelholicjessica

 

/
評分
(0)
分享至
FacebookTwitterWhatsAppPinterest

發表回覆